起风了

“遥远边疆的城墙坍圮成疲软的肉体,腐朽的古文字风化成剥落的尘渣,海平面的潮水磨平海滩的痕迹,梦游的人晃荡在日出之前的地平线,噪声淹没呐喊,空旷吞并呼号。黎明来临前挣脱了梦靥的阴谋之网,在床板上猛然睁眼,目视天花板的蜘蛛丝,瞬间发觉自己成了倒挂在蜘蛛网中的小人,仿佛躺在吊床的懒人,警觉的母蜘蛛视我受困的飞蛾,懒洋洋蹒跚着步伐靠近,她伸出毛茸茸的巨爪勾住我柔软的脖子,恐惧在喉咙哽咽,我闻到了蜘蛛满嘴腐臭的烂肉,意识粘稠成团,迷糊中感受到胸膛被插入的巨齿撑开,鲜血沿着裸露的大肠滴落,内脏在一股吸力中滑入了蜘蛛的食道……讲述的真实无关紧要,反正疼痛不久消散。”

无法复原的魔方

窝在墙角的黑猫 目光阴冷
天桥底下的老汉唾了黑夜一口吐沫
固执地要用睡眠冷落饥寒
在白天的烂泥里他刨出过一个药瓶
欢快地吞下瓶里所有白色的颗粒
打结的神经拼凑不出完整的记忆
课室后座打乱的魔方在日光底下冷冷发光
过去翻转拨弄盒子的手指脱落了指甲
颤抖的双手握不住一个方正的魔方
一团涂满公式的废纸滚到黑猫的脚下

日记本

某天我在日记本里如是写下:
走着走着便忘了回家的路
久了也忘记自己所为何物
生活曾让我思考未来的模样
久了也忘记自己所谓何事
我常常忘记了我的文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~~在路上@